物我化境自成蹊

  钱宗飞

  李恩云先生为了他心中的中国画,一生努力寻找,取得了非同一般“大路货”的艺术成就。《李恩云画集》将他一生不同时期的代表作品结集出版,呈献给世人一个与众不同的大写意中国画样式,而且这个样式只属于李恩云。开奖直播

  恩云先生是一位极富天才和智慧的画家。绘画是他的业余爱好,后来因为工作需要才渐渐走近美术。他的艺术路径经历了插图、连环画、年画,再到大写意中国画的行路历程。他的学习研究方式始终沿着自学轨迹行进,20世纪50年代在为报纸创作插画期间,他以图辅文创作了大量题材广泛的插图。同时,也练就他一手过硬的功夫---人物、动物、风光、环境、道具场景等等皆娴熟于心。随后,他慢慢尝试并逐步致力于连环画、年画的创作,这个时期不同于他人的审美样式也逐渐形成。

  20世纪中期,年画盛行全国。张家口是河北的年画重要产地,本土一批优秀的年画家闻名全国、作品远播大江南北。李恩云先生便是这支队伍中的骨干之一。这个时期他创作了不少反映农耕和草原牧民生产生活的年画,优秀作品入选全国美展。

  人淡如菊。恩云先生出生于旧中国,少时有幸接受书香门第家训。新中国成立当年,考入宣化师范学校,毕业后任职宣化市(察哈尔省期间张家口为察哈尔省省会,设宣化市建制)文化馆。1956年调入张家口报社,后到张家口展览馆工作,逐渐成为专业画家。应该说先生一生沐浴在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光辉温暖中。毕生只以一件事为大,就是绘画。他将生命的全部付诸大写意中国画研究,直到垂垂老矣还在打破砂锅问到底。他一生为人清爽不苟利,处事厚道不逾格,为艺孤高肯吃苦,不抄小道。他与朋友交往,坦诚相待,仁义厚道,只要熟悉恩云先生的人都评价他是个与世无争的本分人;他与画友交往,推心置腹,善于学习别人,又能坚持做自己;对待工作,兢兢业业,互相补台不损人;与家人相处,家训得法,做人从艺都能和风般惠及子孙。有作家说:老李“人淡如菊!”此言入木三分。

  坚持默写。古人做人物、山水、花鸟靠目识心追。默写是中国绘画一直秉持的重要造型手段。李恩云先生的成功秘诀正是他坚持多年的默写。20世纪60至70年代,按照一般规律,多数业余画家都会受到学院派的影响,向客观学习,重视写生。恩云先生却并不主张去生活现场动笔,而是主张要深入生活读记客观生活中的人物、动物、山川河流、花草树木、生产工具等,对客观物象做理性分析,以简约的读像法概括。这完全不同于依附照片等参考资料的真实光影描摹图像。因此,他的作品脱离了客观真实,成为了有味道的绘画。他创作前的草图不借任何参考资料,一支铅笔、一块橡皮足矣。因此,恩云先生呈现在画面的形象都已经内化为绘画,创作时会根据主题需要调动各类相应素材轻松出场。石涛曾说,“搜尽奇峰打草稿”,足见画作亦应多磨多练,于反复磨练中不断探索,以便将“搜尽奇峰”所产生的创作灵感和意境淋漓尽致地在作品中呈现。“妙理苦功相结合,画乃大成”---这是李恩云先生创作过程的真实写照。

  回看李恩云先生的创作过程,他始终认定了默写训练是中国画创作的精髓,依靠记忆锤炼艺术形象是必须经过苦练的过程。今天我们通过李恩云先生的作品、艺术创作历程以及所达到的艺术高度来看,他的坚持是正确的。

  画风独特。很多个性画家画风的形成是受到某种生活现象的启示。最早的墨竹是画家看到月夜竹影投在粉(白)墙上,便有了后来的“墨竹法”;人物画的“十八描”是从自然现象的物态中获得拟物质的描法;山水画的皴法亦如是。李恩云先生的画法是从中国书法中获得。据先生讲,他从草书的简与动,行书中的连贯、映带、虚实中悟到了一些意向。特别是毛泽东书法作品“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句“缚”字的草法,启示深刻,因之叩开艺术之门。恩云先生早期的墨驴图有书法对他影响的痕迹。他将客观的驴、驼、猴内化为书法的造型结构,使形象在极简的造型中蕴含了丰富的精神内涵。

  他笔下无论是驴、驼,皆根据画家的意趣或篆或草或粗线疏朗或细线刚健,作画时笔墨相随,气韵贯通,不疾不缓,沉稳大气。黄宾虹先生在《与朱砚英书》中指出:古有大家、名家、作家。作家之不得古法者是匠,虽工细脱俗,终为识者鄙夷;称画家为大家者,得笔法墨法章法与众不同,入于规矩之中,而超于规矩之外,方能得之。所谓“书画同源”可以理解为源同流亦同,出一源而同去一向,到达崇高境界。

  恩云先生笔下的形象,尤以驴和驼达到炉火纯青之境,而猴子入手较晚,且年事已高,留有些许遗憾。不过目睹他的《百猴图》铅笔即兴稿,亦属精妙之迹,其必将对后世学术研究产生深远意义,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取法自然。恩云先生为什么要画骆驼和驴,并倾注了一生的心血和汗水?没有根基的大厦势必倾塌;没有根系的大树枯萎是唯一的结局。恩云先生在艺术上的选择和表现形式的确立,都源于他成长的环境和熟悉的生产生活。正是因为先生拥有丰富的生活积淀,所以,那些久居心中的艺术形象逢心潮涌动时便奔流而出。

  应该说,先生笔下的驼、驴题材的作品,是张家口这座城市的文化产物,是张家口昨日生产和生活场景的真实写照,极其传神。他的画记录着历史,记录着时代风貌和家乡的变迁。张家口地处农耕文化与游牧文化交汇处,骆驼和毛驴驮运是当时最为重要的运载形式之一,驼和驴自然就成为农牧民的朋友,成了艺术家笔下的题材典型。他的作品《北京的声音》《草原牧歌》《出山》《春曲》《喜接春羔》等,都是以生活的朴素诗情唤起人们对那个时代的记忆。从李恩云所画的驼队中,我们读出了张库商道的繁华和求索的艰辛;从他笔下的墨驴创作中,我们读出了以宣化庞家堡地区为代表的张家口弯弯山道上生生不息的生活场景博猫注册

  他在中国画的领域创造出独特样式。独特未必好,但李恩云的独特是根植在中华大地和塞外厚土上的文化创造。在他的创作实践中不是单纯再现生活,而是将复杂的客观形体解构,再重新组织建构成富于艺术新质的水墨形象。齐白石有句界定国画品格高下的名言“不似则欺世,太似则媚俗。”在“似”与“不似”之间,才是中国画艺术创作的最高境界。艺术形式的确立,是一个艺术家成熟的标志。他的驴、驼已经脱离了严格的客观真实,理性地按照“似”与“不似”的程序进行信手拈来的书写,任由画家自如呼唤。这很难做到,他做到了。

  到了晚年,恩云先生更是反其道而行之,变巧为拙。其笔下的《十驼图》《五驴图》《憩》等,都是他超越自我的升华之作。这些作品将他的水墨样式提高到了拙简的境界。他用毕生的心血和汗水浇灌了他的艺术绿洲,以写意的手法构建了一个大中国画的水墨样式---一个只有大胸怀者才能拥有的大笔墨、大境界!时代的进步和发展很需要像李恩云先生这样对艺术的执着和远见,这也是他给我们的启迪与鞭策。

  《李恩云画集》是画家向养育他的土地奉上的重要艺术厚典,我们由衷仰慕李恩云先生所取得的艺术成就,也感谢他为河北文化名城---张家口在绘画方面作出的卓越贡献。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物我化境自成蹊